亚洲小说 > 全能大佬来了 > 第84章 解决(一)
    张妈看到儿媳妇被桑清柔来来回回的折腾,哪能不心疼,可医生说了,桑清柔的身体虚弱,不能受刺激,否则容易滑胎,她又能怎么办?

    是以,在看到秦老太太和秦天的时候,张妈有一种看到了救星的感觉,急急的迎向老太太,有些局促的搓着手:“老夫人,四小姐。”

    秦老太太冲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在张妈的视线移到自己身上时,秦天也冲她点了点头,张妈就赶紧扯出个笑脸儿,或者是心境的改变,这会儿再看秦天,就觉得真的是和以前不一样了。

    脸还是那张脸,但气质上,真的是天差地别,为什么先前,她就总觉得柔小姐比四小姐有气质呢?

    失血的原因,桑清柔一张脸有点儿白,倒更显得楚楚可怜的,看到老太太的一刹那,泪水就溢了出来:“姥姥......”

    “方圆,回家休息吧。”没搭理桑清柔,秦老太太先看向了手足无措的方圆,“孩子,这事儿不怪你,不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秦奶奶.......”方圆还是有些局促,长吐出一口气,她恳请道,“让我照顾桑清柔小姐吧,不管怎么说,她都是因为我才受伤的。”

    “没有你,也会有别人,她打了谱要这样做,就要承担.......”秦老太太视线移向愣怔怔看着她的桑清柔,“孩子,你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呢?”

    “姥姥......”桑清柔喃喃着,“你不相信我?”

    秦老太太就直直的盯着桑清柔,直到对方开始眼神躲闪,才道:“来之前,我调看了监控。”

    一怔,桑清柔立马反驳:“不可能,那个监控是坏的,不可能拍到!”

    “你怎么知道监控是坏的?”

    “我.......”桑清柔眼神闪烁着半天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是她动的手,她当然知道啊,可是......她要怎么说才不让人怀疑呢?

    “行了.......”秦老太太摆摆手,“算计人这种事儿,你道行还真不够,就自己担着吧,也不用跟我争究了,我没老糊涂。”她再次看向方圆,“带着你婆婆回家吧,这事你们不用管了。”

    这次方圆没再多说,道声别,迅速拉着张妈离开了。

    待俩人出了门,秦老太太看向桑清柔:“我过来,就是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这个孩子不要了,以后就不可能再有孩子了,所以,你有两个选择,一,结婚,二,流产。”

    不能再有孩子?

    这点儿,桑清柔还真不清楚。

    她愣愣的盯了秦老太太好大一会儿,才找回思绪:“和谁结婚?”

    “当然是和孩子的父亲结婚,要不然,你打算和谁结婚?”秦老太太无语的翻个白眼儿,“你是觉得哪个冤大头,愿意做这个背锅侠?”

    房间里就陷入久久的沉默。

    秦天站在一边神色淡淡的看着,不是她愿意来看这个热闹,老爷子身体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老太太是不放心她过来的,她爸和她妈去给她办学籍的事儿了,大哥去了公司,二姐出差了,大姐送颖儿去学校后直接去上班了,所以,除了她陪老太太过来,还能有谁?

    “我不要孩子。”

    “不行!”

    桑清柔做出决定的一刹那,一直等在门口的男子急急的闯了进来,他一把抓住桑清柔的手腕:“小柔,这是我们俩的骨肉,你怎么可以不要呢?!”

    桑清柔眉头紧紧皱着,有些厌恶的看着男子:“要了,谁养?”

    “我养,我马上就毕业了,我有能力养活你们娘俩,我已经跟姥姥保证过了,我一定会让你们娘俩过好日子的......”

    怔怔看着嘴巴一张一合的男子,桑清柔什么都听不清,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为什么,就做了那样错误的决定呢?为什么,就那么目光短浅呢?

    男子叫董健,是桑家以前的邻居,比桑清柔大了四岁,是桑清柔从小就喜欢的人,现处于大四实习期。

    前段时间,董健签了一笔大单,提前取得了留在单位的资格,就约了桑清柔一起庆祝,而桑清柔正好在为秦天要回来烦心,就多喝了几杯,借着酒劲儿,俩人成了好事儿。

    点儿背的是,半个月后,董家生意破产,房子抵押,直接变成了租房户,而董健因为走神儿,办错了一笔业务,留在单位的资格也被取消了。

    一下子跌落谷低的董家,自然不再是桑清柔的选择,没了光环的加持,再看董健,那种心动的感觉,也就找不到了。

    这段时间桑清柔一直在避着董健,如果不是出现怀孕的事儿,她真的会把董健从生活中抹的一干二净,至于那层膜,有技术手段,怕什么?

    老太太和她单聊的时候,她没瞒着老太太,也明确表示了自己不想再和董健有瓜葛的决心,但她知道董健是一个很执着的人,所以,才会恳求老太太帮她彻底解决。

    却怎么也没想到,老太太竟然把对方给带过来了,还想着让她嫁给董健,这怎么可能?她宁可一辈子不要孩子,也绝对不要过人下人的日子。

    就董家现在的情况,房子没房子,还欠着几百万的债,不是人下人是什么?

    对于外孙女儿,老太太现在是失望透顶,索性就决定眼不见为净:“你们俩商量吧,商量出结果,给我打电话。”

    “姥姥!”急呼一声,桑清柔的视线移向扶着老太太的秦天,“秦四儿,我有今天都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我不会喝那么多酒,更不会落得这一步!”

    秦天就翻个白眼儿:“呵......”这种人,多一句话她都懒得说。

    被无视的桑清柔更控制不住自己了:“你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恨你吗?我们明明差不多大,明明都是女孩子,凭什么你一直被捧成公主,而我,就要做那个陪衬你的丫鬟?如果你聪明有才华,我也就认了,偏偏,你那么蠢,还要高高在上的得意着,凭什么?!”

    “凭我会投胎呀。”扔下这么句话,秦天转身离开了,对于这种牛角尖钻到尖尖上的脑残,讲道理是没用的,动手,就对方的情况显然也不合适,那只能不搭理喽。

    路上,祖孙俩都没说话。

    秦天看得出来,老太太这么扔着走,是在考验董健,说实话,要是董健真的考验过关,秦天会觉得,他娶桑清柔,实在是太委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