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小说 > 规则系学霸 > 第八章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
    求学到底有什么意义?一句质问被抛了出来。

    操场安静下来。

    几百名高三学生都沉默了,他们陷入对未来的迷茫中。

    多数学生从出生到现在,从未想到为什么要求学,他们只是在父母的安排下入学,随大流式的上小学、初中,再去努力考上高中。

    目的?

    多数只是为了‘争气’,让父母感到骄傲而已。

    极少人会对学习真正感兴趣,喜欢玩是孩子的天性,就连成年人也是如此。

    学习只是因为没有办法。

    如果花费时间、金钱、精力,费劲艰辛的去求学,努力后没有任何用处,那么求学还有什么意义呢?

    有些老师们都沉默了。

    相比只是还没有步入社会的学生,他们已经进入到工作中,对赵奕话里的举例感触更深。

    现在比他们有钱的,多数都没他们学历高。

    这就是现实。

    所以努力求学有什么意义呢?

    有些人急了。

    高三教导主任李立生就急的冒汗,“这个演讲怎么回事?高三年级大会怎么能谈这些呢!”

    他吼了好几句。

    后来干脆弯着腰挪到孙老师旁边,“孙老师,你们班的这个学生,怎么说这些?不适合吧?”

    孙老师看了台上一眼,发现赵奕从容地模样,咬咬牙冷然道,“演讲还没完呢!再继续听吧!”

    其他老师也都看过来。

    家长们都很有意见,他们对台上学生的风趣倒是觉得有意思,但高三年级大会是为了励志,谈这些打击学习信心,肯定是不适合的。

    赵奕抛出问题后就停下来,给台下的学生、家长思考消化时间,随后才端起话筒,颇有感情的大声说道,“对于求学,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理解,在我的理解里,当被现实反证,认为求学没有意义,才是最悲哀的。我的演讲,就叫做‘最悲哀的事’。”

    “对于我们、高三年级的学生来说,最悲哀的是什么?最悲哀的,就是连你自己都相信上大学没有用处!”

    “要举不上大学而成功的例子,有很多。微软的缔造者比尔-盖茨、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乔布斯,他们都是辍学精英,也就是大学辍学后走向成功。但前提是他们已经被哈佛大学录取!”

    “他们只是无数成功者中的个例,并不是无学历也能成功的榜样。”

    “不要把眼光局限在个例,要看整体,放眼整个世界、整个社会,实际生活中,高校招聘要博士才能参加考试,顶级的中小学教师招聘,要一流高效毕业才有资格参加,企业的管理岗要本科以上学历……”

    “没有学历,你想要的舒适岗位和满意薪资,虽然只隔着一层玻璃,你却无法穿越。”

    “确实,学历也许不能代表成功,但却是通往成功最可靠的敲门砖!”

    赵奕的语调变的平淡,“其实,知识并不能和财富挂钩,知识是知识、财富是财富,现实是金钱社会,但知识存在的价值远超过知识本身。”

    “知识能给你带来气质的转变,带来世界观的转变,带来兴趣爱好的转变,带来对人生、社会、生活等方方面面思考的转变。”

    “所以我们说,求学,永远是最有价值的投资!”

    “现在,你认为学历的作用只是找工作?那就错了!”

    赵奕的话音铿锵有力,“上大学的几年经历,远比那一纸学历,对你的人生重要的多!”

    “上大学,上好大学!”

    赵奕挥着手喊起了口号,话音铿锵有力,“能考水木,就不上郑大;能上一本,就不上二本。尽最大的努力考取力所能及的学校!”

    “这就是我们高三年级学生该做的!”

    “这样做,失败也不后悔;不这样做,悔恨会伴随你的一生!”

    “世界上最悲哀的事,不是人生过程中,遇到多少的艰难险阻,而是在明明能改写人生的年纪,却选择了安逸度日,虚度最宝贵的年华!”

    赵奕用最诚恳的语调,说完了最后一句总结。

    操场寂静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国旗下方,铿锵有力诚恳发言的身影上。

    他,很真诚。

    他,充满自信。

    他的发言撼动人心!

    众人瞩目下,赵奕很正式的鞠了个躬,脸上的凝重散去,嘴角重新撇起来,补充了一句道,“这就是我的演讲,世界上最悲哀的事,谢谢大家!”

    说完,快步走下台。

    “哗哗哗~~~”

    台下爆发出猛烈的掌声,每一个学生、家长以及老师,都在尽最大的力气鼓掌,掌声持续了很长时间。

    有些学生喊着赵奕的名字,“赵奕,说的好!”

    “你代表的是我们,我们都是中游学生!”

    “我们都是差生!”

    赵奕刚回到三班队列,听到最后一句脚步一个踉跄,差点一头栽倒摔倒。

    所有人注意力仍旧跟着赵奕,直到他走进三班对立,被其他学生欢迎的围住再难看到。

    前排的老师们相互看着点头。

    孙老师满是激动,左右看着嘴角翘起,仿佛在骄傲的说,“看到没?这是我三班的学生!”

    王校长正襟危坐,脸上露出笑容,扭头问向一旁的李立生,“那个学生叫什么?”

    “赵……”

    李立生卡住了。

    高三年级有八个班,近四百名学生,赵奕成绩不突出,也不是那种调皮捣蛋的学生,他根本就不知道名字。

    王校长不满意的直撇嘴,“连个学生名字都不知道。”

    李立生有点想哭。

    家长们都在互相讨论着,有些依旧不断地拍手,还好奇的交谈着,“这孩子是三班的?讲的真好!”

    “我知道,赵镇西的儿子!”

    “赵镇西,服装厂的那个?文文弱弱的,他儿子可以啊!”

    “他妈是刘静!我买菜总碰到!”

    “……”

    赵奕已经回到三班队列,受到了同学的热情欢迎。

    一群人围着他。

    还有人露出崇拜的眼神。

    站在最前面的林晓晴,也瞪着眼看过来,但眼神里可没有崇拜,而是在惊讶中夹杂着怒火。

    她的手攥的很紧。

    手里的稿子都被攥到变形。

    林晓晴用力抿嘴好半天,突然眼里冒出很辣的光,两手并用把稿件嘶成碎片。

    然后。

    她拿着赵奕的那一份走上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