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小说 > 极品佞臣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开打
    鹿邑,郊外。

    魏云空亲至,指挥着手下的将士,像应天府进发。

    此地无险可守,此地无林可匿。

    树林、稻田、村庄以及大片的庄稼地,出现在人们眼前。平坦的原野,随处可见的房屋人烟,让魏云空相信,他们的计划万无一失,陈寿没有料到自己的主攻方向。

    淮军一路下来,既没有遇到有力的大军阻击,也没有小股游击袭扰,直到进入了应天府的膏腴腹地,仍然十分轻松顺利。

    中军行辕内,一张简陋的大地图摆在魏云空的面前。图画得很简单,比例尺、地形等信息都未能反映出来,不过重要的江河、城池、关隘却能看到。

    应天府就在眼前,他已经看到自己拿下应天,唐水师挥军北上,把陈寿的首级悬挂在城头的美丽情景了。

    与此同时,收到消息的姚关,发布了一条震惊天下的檄文,号称是熙元帝的血诏传出来的内容,直言陈寿裹挟君王,虐流百官,号召天下群雄,自募兵马,进京勤王,有率先入城者,封王爵。

    消息一出,不论真假,都引起了一场影响深远的风波。

    一时间,很多人跃跃欲试,更多的人在观望,看看陈寿到底有几分实力,能够抗住这次的风波与否。

    他手下的兵马,如今已经十分可观,张正元改造的禁军,不下十万余人;山东收编的流贼招募的兵马,加起来有十五六万;大名府十万精兵,被梁仲秋拱手送上;河东新募的兵马虽然只有五六万,但是战力惊人。

    这么多的兵马,再加上盟友西凉,陈寿的纸面实力,不弱于任何人。

    率先响应姚关檄文的,是河东的蒋褚才,他还带来了一个石破天惊的消息,蒙古人会出兵相助。

    河东的压力顿增,谁也不信刚去河东,就杀的天昏地暗的袁显年,还有能力挡住蒋褚才和蒙古的联军。

    在他们看来,袁显年破坏了当地的默契和平衡,杀是杀的爽了,可是将会面临反噬。

    就连朝廷中,陈寿的心腹,也有大把人,上书建议陈寿撤回袁显年,重新安排一个老成持重的官员,前去安抚人心。

    陈寿对此嗤之以鼻,连夜派人,给袁显年送去升官的圣旨,大加赏赐,把他手下的人都提拔了一级,甚至有的连升三级。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袁显年在河东的疯狂,不是他本人神智出了问题,而是忠勇侯的指使。

    本来对此大加评论的官员,纷纷三缄其口,陈寿的威望日隆,谁也不想触他的霉头。

    在这种危急时刻,太原城中的乡贤劣绅盼望已就的甘霖没有降下,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蒋褚才快些带着蒙古人打进来。

    蒙古人只是图他们的钱财,袁显年和陈寿,却是要他们德玛命。

    舍财不舍命,只是一句俗话,真到了需要抉择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

    袁显年的屠刀,当然也是有支持者的,而且从人数来说,反倒是压倒性的大部分。

    只不过这些人没有话语权,从来也没有把他们当人看,只是把他们当做牛羊一样的牲口。

    这就是河东的底层百姓,他们对袁显年奉若圣明,募兵文书一下来,无数的百姓涌入募兵处,就是为了守住眼前的这片青天。

    他们以前太苦了,好不容易过了几天好日子,马上有人要来破坏着一切,这些从苦难中走出来的百姓,正准备豁出命去,与之血战到底。

    袁显年不可谓不紧张,他甚至几天几夜没有睡过一个安稳觉,但是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得一条道走到黑,好在陈寿是支持他的。

    忠勇侯没有出过错,我选择再次信任他!

    这就是支持袁显年走到这一步,并且继续往下走的最大的动力。

    ---

    汴梁,水榭。

    巨大的地图上,标注着一个个的红点,都是各条战线的敌人,放眼望去,举世皆敌。

    陈寿站在地图下,手里拿着一根木棍,指着鹿邑说道:“张正元的大军,在应天府布下了一个大口袋,就等着淮军往里钻。这一战,我们要收回淮南!”

    “侯爷,胃口会不会大了点。”刘志英叹气道:“而且,属下最担心的,还是河东。河东若是有失,我们就暴露在蒙古人的铁蹄下了,非是西凉出兵,不能解此困局。”

    “对!西凉兵马不出,北边的局势始终危险万分。”黄真也点头道。

    大家都看着陈寿,他和西凉的关系,众人不再有怀疑的,但是陈寿迟迟没有向凉州求救,是大家不明白的。

    陈寿沉默片刻,说道:“我相信袁显年,河东没有任何问题,太原到大同,就是我们的北方锁钥,大家尽管放心。”

    谁也不知道忠勇侯的自信从哪来,只有陈寿知道,这一道防线,是李欣亲手打造的,他在这条防线上,游刃有余地防住几十万蒙古大军南下的同时,还有心思来和自己斗心眼。

    如今袁显年的人马,强还是不强?

    很多人认为他们不堪一击,因为他们都是些百姓,甚至有很多都是难民。

    陈寿却知道,这是一群保护家园的勇士,他们的战斗意志强大的令人窒息。

    河东也有很多自己派去的老将坐镇,战术目标十分明确,一个守字而已。

    背靠城墙,众志成城,又有抄没的粮草辎重无数,这种情况下,没有任何异族能突破这道防线。

    后世席卷欧亚的蒙古人强不强?他们在钓鱼城,打了几十年也没能南下半步。

    陈寿指着应天府,清了一下嗓子,朗声道:“我们的主要目标,还是淮军,打掉淮军,就是当下的所有问题的核心。”

    话音刚落,突然几个亲兵进来,走到陈寿跟前,在他耳边低语一阵。

    陈寿的表情,不断发生变化,到最后有些苍白。

    几个心腹都站起身来,看着陈寿,等着他宣布消息。

    “吴猛带着十八万人马,逼近了河间府。”

    堂中惊叹声一片,这可真是个不好的消息。

    辽东铁骑,入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