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小说 > 神明改造计划 > 第六百五十三章 修罗场
    飞鸟小姐已经25岁了,她在和上泽宫的相处中一直在用看待弟弟的温柔目光的注视着上泽宫,听着他着自己的故事。

    上泽宫并没有讲太多,只是给她讲了自己如何进入井中成为神探,如何救出她的故事,飞鸟井木记在听着这个有关自己的故事,一直都在认真的听着。

    不知不觉间,时间便已经过去了。

    在房间外面等待的岩永琴子受不了等待,推开门走进了房抱怨道:“上泽君,你也太慢了吧,我等你好久了!”

    看到岩永琴子,飞鸟井木记怔住了。

    “你是医院的那个孩子,岩永琴子......”

    飞鸟井木记和岩永琴子是医院认识的病友,她没有想到还会再见到琴子。

    琴子一直都穿着标志性的公主裙,她对琴子的印象很深刻。

    “太好了,飞鸟姐姐,你还记得我!”岩永琴子脸上流露出惊喜的表情,激动的来到床边和飞鸟井木记拥抱在了一起:“飞鸟姐姐,能够再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上泽宫后退两步,给了两人说话的空间:“飞鸟姐姐,就像是我对你说的那样,其实是琴子拜托我让我找你的。在你失踪后,她很担心你,后来委托我去找你。”

    “辛苦你了。”飞鸟微笑着摸了摸琴子的头,心中颇有些感慨,她没有想到一个在医院认识的朋友会如此的牵挂自己。

    “当初在你离开医院后,我便一直牵挂着你。”岩永琴子擦了擦眼角的眼泪,笑着提议道,“飞鸟姐姐,你去我家里住吧!”

    上泽宫咳嗽了一声,不乐意地道:“飞鸟姐姐要去我家里住,你别半路想要截胡。”

    “你的家里很危险!别忘了酒......!”岩永琴子被想要说酒吞童子对上泽宫虎视眈眈,让飞鸟姐姐住在他的家里面不安全,但话在嘴边的时候硬生生改变了说法。

    “这家伙明明是未成年人还喜欢喝酒,万一他酒后乱性怎么办!飞鸟姐姐现在正需要修养,一定会有危险的!”

    酒后乱性先不说,被酒里面下毒全身麻木不能动的经历昨夜倒是刚刚经历过。

    “你这是污蔑,我是可以告你的。”上泽宫脸抽了抽。

    “好啦,你们别吵了。”

    飞鸟井木记笑着制止了两人的争吵,把手放在岩永琴子的头上温柔地道,“琴子,我已经和上泽君说好了,要和他住在一起,如果你欢迎我去的话,之后去你家住也不是不可以。”

    “当然欢迎!”

    岩永琴子连忙接了一句,故意瞥了一眼上泽宫道,“既然飞鸟姐姐都这样说了,那就把这个机会让给你吧,不过,在飞鸟姐姐在你家住的时候千万别想做什么坏事,不然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上泽宫低下头无言以对,他难道能够说自己已经把该做的事情都做了吗?

    “你们还没有谈完话吗?”长谷川唯也不再等待了,推开了门走了进来,悠夏和枫也跟着走了进来。

    “飞鸟小姐,我检查过了,你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已经可以离开这里了。”

    飞鸟井木记已经和长谷川唯熟悉了起来,带着些许歉意道:“唯小姐,真的很感谢你的检查。抱歉,让你们等急了吧?”

    说着,她掀开被子扶着床头柜下了床,她的身体似乎还十分的虚弱,还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手臂一软差点掉了下去。

    “你没事吧!?”

    上泽宫连忙搀扶住她稳住她的身体,岩永琴子也已经主动跑到了她的右侧,小心翼翼的挽着她。

    “上泽君,谢谢你了,我没事的。”飞鸟井木记朝着上泽宫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摇了摇头,“我只是有些不习惯。”

    在悠夏的视线中,虽然岩永琴子也在搀扶,但飞鸟井木记的身体大半重心都放在上泽宫的身上,上泽宫已经蹭到了她的敏感之处但她却仿佛毫无所觉一般仍然在笑着和上泽宫说话。

    在看到飞鸟井木记的瞬间,悠夏心中警铃大作。

    她早就知道,上泽宫是那种经典的主人公性格,对那种虚弱的女性没辙,飞鸟井木记需要帮助,上泽宫不可能放着她不管。

    悠夏能够看得出来,飞鸟井木记如果不是一个腹黑型的女生,表面温柔安静,内心却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么就是一个天然呆类型的女生,即使和男生抱持着一些亲密的动作也浑然不觉。

    不管她是哪一种性格,上泽君和她住在一起都很危险,说不定在哪天晚上就被她爬上床毫不留情的吃掉了!

    悠夏想到这里也站不住了,她主动的上前把上泽宫挤到一边,搀扶住了飞鸟井木记,笑着道:“飞鸟小姐,让我来搀扶你吧,毕竟上泽君是个男生不适合呢。”

    飞鸟井木记对悠夏的主动无所适从,她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悠夏,迟疑片刻问道:“你是......”

    悠夏就等着她问呢,在长谷川唯的惊讶目光中,笑着道:“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长谷川悠夏,是上泽君的女朋友。”

    悠夏在这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

    “女朋友?”飞鸟井木记惊讶的抬眼,用一种道不明的情绪看着上泽宫。

    “是的,悠夏是我的女朋友,我们两个人在几星期前就确定了关系。”上泽宫硬着头皮道。

    他知道这件事情是瞒不过去的。

    虽然脸上强做镇静,但上泽宫心中冷汗直流,毕竟自己和她在井中井里面做了那种事情,飞鸟井木记该不会把自己当成是一个渣男吧?

    不对,就算是她把自己当成渣男,对自己大骂也没有任何的问题。

    上泽宫深呼了一口气,已经做好了被众人声讨的觉悟。

    他的确等来了呵斥,不过那声呵斥来自于悠夏。

    “上泽君,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你快点出去啦,我们接下来要给飞鸟小姐换衣服!”

    现在飞鸟井木记身上穿着的是一身宽松的病号服,如果要出院肯定不能穿出去,长谷川唯早就准备好了一身自己放在公司中的衣服放在了床边。

    悠夏看到了那身衣服,在飞鸟井木记发言之前先出声要赶走上泽宫。

    悠夏都这样说了,上泽宫自然不能够赖着不走。

    在上泽宫离开房间后,悠夏拿起衣服,一边递给对方一边主动的和飞鸟井木记交谈了起来:“飞鸟姐姐,我能这么叫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