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小说 > 神明改造计划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绘本
    上泽宫怎么可能会介意?

    九条氏是日本公家五摄家之一,属藤原氏北家,而且是仅次于近卫氏的第二大公家,家格极高,这个姓是不能够随意起的。

    漫画《辉夜大小姐想让我告白》中的藤原千花,她的家系便是政治世家,她是日本前总理大臣的曾孙女,叔父也是现任省大臣。

    九条氏是藤原氏北家的嫡流,虽然没有藤原氏身份高贵,但也相差不远。

    想必九条枫华让枫改九条氏,让她加入族谱也是一个大胆的决定,说不定会惹到家族中的某些人。

    枫拒绝应该也是出于对此的考量。

    不管怎么说,枫拒绝了九条枫华而选择了自己,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上泽宫心中暗爽。

    说起来,自己在井中井里面还恶趣味的对她说她未来的姓氏是上泽,没有想到寓言这么快就成真了。

    枫本来还很害羞,在上泽宫的鼓励下用力的点了点头,笑着道:“好了,我们上楼吧,大小姐正等着我们呢。”

    九条大楼前十层是办公楼,只要是公司的人员都能随意进出,但在十一层处便来到了休息大厅,从这里以上的楼层对于大部分人都是禁止进入的,那些楼层都是九条集团的各种研究室,只有该实验室的研究员才能够进入。

    枫带上泽宫三人去往的并非是罔象女实验室,而是另一个楼层。

    电梯再次开始了各种加速、减速,随机的使用算法进行移动,一路上,悠夏一直在思考一件事情。

    “对了,上泽君!”悠夏突然拉着上泽宫的手提议道,“我以后就叫作上泽悠夏吧!”

    上泽宫无语的看着悠夏,低下身子关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悠夏,你不是没有发烧吗?怎么突然说起这些了?”

    “我是认真的!”悠夏摆开了上泽宫的手,神神秘秘地道,“既然枫她能够姓上泽,我也可以啊,只要我们领证我就能够改名了!对了,我们干脆瞒着妈妈偷偷去领证吧!”

    正巧,这个时候电梯停了下来,一个穿着白大褂面色疲惫的女性正站在门口。

    站在门口的人是长谷川唯本来是要迎接几人的,但却正好听到了悠夏这句话,脸瞬间黑了起来:“悠夏,你们两个还没有确认关系呢。”

    “妈妈,我来找你了!”悠夏就仿佛自己什么都没有说一般,扑到了自己的妈妈怀里面,脸在她的身上蹭着,笑着道,“我只是开个玩笑罢了,如果要改姓的话,我怎么可能会瞒着妈妈呢?”

    长谷川唯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但还是不放心的警告上泽:“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们在婚前有任何出格的举动的。你明白吧,上泽?”

    “明白,当然明白。”上泽宫苦笑着点头。

    悠夏十分的娇小可爱,自己看着她的笑容都会失去任何的欲望,只会对她生气怜爱之心,怎么可能会忍心伤害她?

    “好了,你们跟我来吧。”长谷川唯转身朝着走廊那头走去。

    悠夏不好意思的扭过头,调皮的朝着上泽宫吐了下舌头,也跟上了妈妈的步伐。

    “我今天这一次真的没白来,竟然能够看到上泽你吃瘪的样子......”

    岩永琴子偷笑了起来,枫也捂着嘴巴忍不住笑了起来。

    “唯小姐真的对上泽君很严格呢......”

    “你们还没有见过唯小姐真正生气时候的样子呢,别笑了,快跟上吧。”上泽宫无奈的说着,跟上了长谷川唯。

    这是一个仿佛小型医院一样的实验室,各种检查身体的仪器都摆放在各个房间中,现在这里一个人都没有,九条枫华也不在这里。

    长谷川唯来到一张桌子前,拿起一张化验表递给了上泽宫。

    “你看看吧,这是飞鸟井木记的身体数据。”

    上泽宫对于医学一窍不通,看了一眼数据表上面各种细胞的成分含量就感觉头大,将数据表随手递给了一旁露出好奇目光的岩永琴子,直接出声询问长谷川唯。

    “唯小姐,已经检查好飞鸟姐姐的身体了吗?她没事吧?”

    “已经检查好了。”长谷川唯看了上泽宫一眼,开口道,“她的身体很虚弱,不过并没有什么身体上的疾病,只是患有神经衰弱,经常会感到身体乏力,容易疲劳,只要修养一段时日就能恢复。”

    神经衰弱......上泽宫松了一口气,飞鸟井木记是一个一直以来长时间处于敏感环境的人,她只是患有神经衰弱,这比上泽宫想象的要好很多了。

    “你要记着,现在的她注意力很难集中,会经常的失眠,不论是进行脑力或体力活动,稍微久一些就会感到疲乏,对声音,光照,甚至是细微的躯体不适都会特别敏感。”

    长谷川唯此刻就像是一位医生一般认真的叮嘱道,“飞鸟井木记是一个大病初愈的病人,如果你要把她带回家,切记不要刺激她。”

    “我知道。”上泽宫郑重的点了点头,在脑海中记下了这些嘱咐事项便迫不急待的询问到,“现在飞鸟姐姐在哪?”

    长谷川唯看了上泽宫一眼,带他来到了一个房间前:“为她检查完后,她便在这个房间休息,最好一个人一个人进去,不要惊扰到她。”

    “让我进去吧。”上泽宫没有任何犹豫即答。

    长谷川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提醒道:“上泽,你要记住,虽然她现在的精神还算稳定,但你别忘了她昨天的爆发,如果你刺激到她的话,她的能力会轻易的把你卷入梦境中,你要注意一点。”

    “我知道的。”上泽宫笑了笑,“放心好了,飞鸟姐姐她是不会伤害我们的。”

    说着,上泽宫推开了门。

    这是一个淡绿色的房间,墙纸都是青色,在桌子上面也放着两瓶花,是一个十分适合静养的房间。

    飞鸟井木记已经醒来了,她坐在床上正在看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拿来的绘本。

    听到房间门推开,她抬起头,看到走进来的那个人,她停下了翻阅绘本的动作,嘴角露出了笑容。

    “上泽君,你来了呢。”

    上泽宫坐到了她身边的椅子上,温柔地点了点头:“嗯,飞鸟姐姐,我来接你了。”

    看到上泽宫金色的头发,飞鸟井木记有些恍惚的伸出手,上泽宫也顺从的低下头,任由她摸着自己的头。

    在她和上泽宫相处的那段时间,上泽宫还要比她矮上半头,但现在上泽宫却比她高了一个头。

    “上泽君,你长高了呢。”飞鸟井木记感叹道,“而且,你竟然还染发了,现在变成一个不良了吗?”

    “才没有呢。”上泽宫握住了她的手,嘴角勾起了笑容,“我只是在这一年经历了很多的事情,认识了很多的人,我会带你回去,慢慢的讲给你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