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小说 > 也许我就无法拥有正常的青春 > 第十七章 王子和公主的后来故事
    那段经历是赵白安心中的一段噩梦,赵白安也曾想过为了森山放弃自己的现实梦想。

    可是她最终却在妈妈的劝说之下,打消了心中的念头。

    曾经她天真的以为森山的不接受和不适应只是一时的,她以为经过一段时间的梳理消化之后,他们那又可以像以前一样。

    赵白安也曾经一度认为,就算两人在不同的学校,依然能很好的在一起。

    可是……她太累太累了,累到就连呼吸都觉得沉重。

    想想现在,她却深深的明白了自以为是和自负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知道了一个道理,不要把自己看得太起。

    她终于知道王子和公主永远都只能是童话,如果真的变成现实了,那么王子就不再是王子,公主也不可能是公主。童话只会说到王子和公主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但是永远都不会告诉你他们真正的生活是如何。

    赵白安不由得苦笑。

    她时常在想,也时常有些后悔,如果当初任由自己的体育这么颓废下去……

    如果当初自己没有这么拼命练习跑步的话……

    一切是不是就会不一样了。

    她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在森山的身边了?

    所有的情绪和记忆就像是加拌了白糖的面条一样,本不是一样的东西,又混在了一起,让人避不开的难受着。

    想着想着,赵白安感觉心脏突然绞痛了起来,她如婴儿般蜷缩在床上,痛苦的回忆在眼前不停闪现。

    她不想再去想了,她又一次的想要逃避。

    心底的那份痛楚,就像是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不定时炸弹一样,那种心悸的感觉,让她此时的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偏偏这个时候,回忆就像是在她的脑中生根发芽了一样,她越是不想回忆,回忆就越如影相随。

    跟那段回忆有关的所有影像,都如同是一张自动读取的碟片一样,不停旋转,颠来倒去地来回放映着。

    赵白安被夹在铜墙铁壁的中间,不是外力的压力,而是自己内心深散发的那股让人窒息的压力,犹如猛兽一般,不停的敲击着她的内心。

    虽然她的表面或许看上去淡定平静,暗地里但是却波澜迭起。

    赵白安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不知为何,今天的她就像是重归了当年的那个场景一样,她感觉自己又重新回归到了那个环境。

    而那段记忆,就那样肆无忌惮的在她脑海中喧嚣着。

    此刻的她又被迫再次想起了当时在长椅上的谈话。

    赵白安记得,她和森山在那之后也进行过很多次类似的谈话。

    尤其是两人最后的一次谈话,她的印象极为深刻。

    那天还是像往常一样,她和森山再次相约在了那个熟悉的场景之中。

    她不停的说着一些安抚、劝慰森山的话语,可是森山却还是不为所动,他就那样低着头,摩挲着自己的手腕。

    她很是奇怪,在静静的看着森山每次都相同的动作许久之后,最终还是按耐不住地提出了疑问:“你的手到底怎么了?!”

    “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而森山的回答还是像以往一样,说了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赵白安记得自己当时对这样的说法并不满意,她在心里料定了森山似乎手腕不舒服,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动作。

    她当时心里升起了一股执念,这个执念让她冲动了。

    趁着森山不注意之时,赵白安直接冲上前一把将他捂着手腕的手瞬间拉开。

    结果她发现了森山手腕处的割痕,深深的割痕,那几条细微的红色直接充斥着她的双眼。

    赵白安当时就傻在了原地。

    而后便是各种的心疼和震惊,而那伤口也就这样深深烙印在了赵白安的心上。

    一种感同身受的感觉冲击着她,而那因为森山那份有意无意的拒绝莫名在胸口凝结的那份阴郁的情绪,在这一刻突然显得微不足为道了。

    现在心中冒出了不舍和好多的悔恨,她开始在心中自责,自己为什么没早点发现,为什么没能早点发现森山的压力?为什么,为什么他如此痛苦,而她不自知?

    面对森山那受伤的表情,赵白安的眼泪不禁润湿了眼眶。

    在不自知的情况下,处于现实的她突然之间意识开始游离,她出现了一种错觉,感觉自己好像如梦中一般出现了空间穿越,那个时候的场景再一次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

    她的眼前出现了幻觉,虽然如今已时过境迁,可是森山那一张忧郁的脸还是莫名的浮现了出来。

    她看见在那幅场景之中,她的表现就如同现在一样抑郁、心疼,中间夹杂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纠结。

    她纠结的是森山突然变得这样在,会不会是因为自己的缘故,那她不是变相的杀人凶手了。

    在她的潜意识中,她又再一次有了那种想要放弃上那所高中的想法,可是母亲的脸庞却突然间出现在她在意识当中。

    赵白安渐渐的意识开始有些迷离,她情不自禁的开始跟森山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森山微微一楞,赵白安的道歉让他可惜,莫名的抽击了一下。

    他抬起了那颗原本低着头,他认真的对赵白安说。

    “你不用道歉,跟你没关系。”

    赵白安蓦然听见森山这样说,烦乱的思绪稍微回转了一些,她抬起头与森山面对面。

    然后开始认真的询问。

    “森山,你到底怎么了。”

    森山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他又如以前一般,开始刻意的去逃避。

    他没有回答赵白安,而是重新低下了头,借此拉开两人的距离。

    赵白安并不放弃了,她如果没有问或许她也就认了,可是如今既然话已开了头,就等于开弓没有回头箭。

    她抱着一颗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态度,继续追问着森山。

    “你到底怎么了?快告诉我,快告诉我,你不告诉我,我就会变得和你一样,现在这份情绪当中,有一种想要马上坠入悬崖般的感觉。”

    森山原本没有多想的心,突然间被赵白安再一次颤动了一下。